端午酒俗趣味多

发表时间:2019-08-23 15:20作者:小笺/北京茅台文化研究会来源:北京茅台文化研究会公众号网址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uE5PishoeI-C5_pDaGoKpQ

ABUIABACGAAgt6nD5wUoovr4uAIw8AU4wgM.jpg



端午为何饮雄黄?


如果说赛龙舟和包香粽跟屈原大夫密切相关,那么饮雄黄酒的习俗,就源于五月端午一个不太喜庆的来历了。


古人将五月视为“恶月”或“毒月”,初五日为九毒日之首,所以要在这一天饮雄黄酒、插艾草等,辟邪驱毒。其实是因为气温升高,瘟疫频发,蛇虫鼠蚁灾害猖獗,令人颇为头痛。古人对五月的忌惮颇深,有“诸事不吉”的说法,不嫁娶、不建房、不砌灶、不搬家、不造船,更有甚者,连五月出生的孩子都要丢弃或送人。


尤其是五月五日这一天出生的孩子,更被视为灾害临门之事。宋代的王镇恶因为出生于五月初五日而差点被送人,后来虽然被留下来,但也取名为“镇恶”,有辟邪之意。宋徽宗赵佶身为皇帝之尊,也非常避讳自己五月初五的生日,特地改成了十月初十,还将这一天取名为“天宁节”,希望上天能保佑其安宁。


雄黄“善能杀百毒、辟百邪、制蛊毒,人佩之,入山林而虎狼伏,入川水而百毒避”,传说既能杀虫解毒,又能驱妖辟邪,当然就成了端午这个恶月恶日的不二之选。于是,在白蛇传的故事里,白素贞即使法力高强,但遇上雄黄酒这等天生的克星,也不能不现出原形,从而引出了吓死许仙、盗取仙草等等后续情节的发生。这显然是来自人们生活智慧的合理演绎。


貔貅10.png


欲饮雄黄须医辨


很多从小听着白蛇传长大的中国人,理所当然便认为,端午日饮雄黄酒,既合时宜,又强身健体。但从中医的角度来看,却是大谬不然。


《本草经疏》里说,雄黄“味苦平,气寒有毒”,常用于痈肿疔疮,蛇虫咬伤,虫积腹痛,惊痫,疟疾。而且,其毒性与砒霜相类似。治病时,多数用来外敷,内服都要慎之又慎,而且用量极少。像我们想象中的大喇喇一杯雄黄酒下肚,驱虫效果尚不明显,中毒的症状更易出现。


所以,古老而智慧的中国人在经过了千百年的试炼后,今天的端午节习俗里雄黄酒更多地是被用来涂抹在额头、手腕上,或抹在七窍处,取百毒不侵的美好寓意,而不再直接饮用。即使有的地方还保留着饮雄黄酒的习俗,也多为男人饮一两杯,女人与孩童早就被排除在外。至于用雄黄酒在额头画“王”字,或以雄黄酒在面颊上画符,或者用雄黄酒喷洒屋角墙根这些容易滋生蛇虫鼠蚁的阴暗处,更多地体现出了雄黄酒的实用价值。


5-7.jpg


不饮雄黄却饮谁?


如果雄黄酒不宜饮用,那什么酒才是端午饮酒的上上之选呢?


首选是菖蒲。菖蒲又称“剑水草”,菖蒲泡酒有提神、化痰、清头明目、轻身坚骨之功。常饮可补脑益智、延年益寿。古人制作的雄黄酒里,原本就有菖蒲的身影,后来发现雄黄的毒性凶险之后,菖蒲便替代了雄黄的位置,成为端午用酒的必备之选。


宋代文豪苏东坡在自己的端午词里,曾写道:“万寿菖蒲酒,千金琥珀杯。”可见宋人在端午时已常饮菖蒲酒。明代诗人瞿佑也曾专门写过题为《菖蒲酒》的诗,诗中有云“采得灵根傍藕塘,只因佳节届端阳。”可见菖蒲酒在明代已成为端午节的节俗之一。


除了菖蒲酒之外,艾酒也是端午节常饮的药酒之一。古俗中就有端午日采艾浸酒,饮之以祛邪的说法。这当然是因为艾草是民间最常用的草药之一,既能暖气血而温经脉,点燃之后,又可驱蚊虫去邪祟,而且“艾叶能灸百病”,中医的针灸之术里,“灸”甚至专指艾灸。所以人们用艾草泡酒,也颇合医道。只不过艾草味苦,艾酒的味道不比菖蒲酒香甜,所以没有菖蒲受欢迎罢了


9-6.jpg


端午时节酒共飨


除此之外,古人还有在端午日取夜合欢花枝泡酒的习俗,夜合欢花酒有镇静安神之效,端午日的夜合欢花正是最好的时节,花朵将放未放,和枝叶一起入酒,药效最佳。


古人还常在端午日取蟾蜍泡酒。一方面蟾蜍为五毒之一,以毒物制药酒,寓意安详。另一方面,民间传说里也有饮蟾蜍酒壮阳增寿之效。被视为五毒日的端午这一天,蟾蜍的药性最强,所以人们也喜欢在这一天用蟾蜍来泡酒。只是不知道这样的传说有几分真,几分假了。


端午日的另一个重大意义便是,从古至今,很多名酒都将端午日作为制曲的最佳时分。比如价值千金的茅台酒,便一直沿袭了这一古老习俗,选在端午当日踩曲,作为一坛美酒开始酿造的神妙时刻。既合时序之伦,更兼造化之美。




微信图片_20190604100103.jpg

大 美 酱 香
贵州酌悦上品酒业有限公司  |  黔ICP备19003751号  |  地址: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北大资源梦想城7A031711号房  |  0851-8439-0559
新闻中心
 
 
产品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