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进宋词,领略其中的酒文化

发表时间:2020-09-08 10:41作者:今日的一缕英雄网址:https://baijiahao.baidu.com/s?id=1665757653506229025&wfr=spider&for=pc

0908.jpeg


宋代词人喜爱饮酒,他们所饮的酒有淡雅,细腻,浓郁诸多的口味,一杯美酒包含着馥郁的窖香带来的幽雅、芬芳的陈香带来的的舒适。美酒中醇厚的绵甜。香味协调的美酒,一杯下肚,齿留余香,更能激发出文人墨客的情怀来。


一杯杯美酒中包含着多样的人生,融入了他们的酸辣苦辣、悲欢离合,他们或以酒言志,或以酒抒怀,或以酒传情。


且不说词这一形式是从茶房酒楼、勾栏瓦肆发展起来的,就说宋词的主要作者群:文人学士、士大夫阶层无不借酒抒怀,写下大量有关酒的词作,晏殊的“一曲新词酒一杯”,苏轼的“一樽还酹江月”,辛弃疾的“醉里挑灯看剑”,女词人李清照“常记溪亭日暮,沉醉不知归路”……

既然说到了宋词中的酒文化,那与酒文化有关的的酒俗、酒名、及各阶层饮酒时的酒态就不得不提一下了。


(一)宋词中有关祭祀的酒俗酒最初与社会文化生活发生联系,首先是用于“礼天地,事鬼神”的祭祀场合的。在宋词中,酒不可避免地成为祭祀场合和缅怀先祖的一种寄托。


苏轼有一首《满庭芳》,词中就这样写道:“山中友,鸡豚社酒,相对老东坡。”苏轼所说的“社酒”, 就是指春秋两次祭祀土地神所用的酒,一般在立春、立秋后第五个戊日。

据北宋的人的笔记中的记载,在“社日这一天,场面是这样的:


社日,四邻并结综会社牲醴,为屋于树下,先祭神,然后飨其胙。


苏轼的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中,有“人间如梦,一尊还酹江月”两句,其中的“酹”,就是将酒浇在地上祭奠的一种方式。


(二)宋词中有关饯行和接风的酒俗宋人在送别亲友、招待远客时都有设酒宴表达情意的传统。宋词中也有大量关于饯行、接风的词作。


晏殊《踏莎行》中的“祖席离歌, 长亭别宴”, 写出了古人饯行的渊源。饯行也称祖席,是送别时特意举办的酒宴。


晏殊还有另一首名为《浣溪沙》的词,其中有“一向年光有限身,等闲离别易消魂。酒宴歌席莫辞频”的词句,也是送别宴会上的即席所做。长亭送别已是现代人们都已熟知的场面了,因为长亭送别已成为一种文化符号。


在晏殊身后几百年,“弘一法师”李叔同的《送别》再一次勾起了人们记忆中的送别,“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。晚风拂柳笛声残,夕阳山外山”的旋律在人们耳畔回荡时,美好的文字会带着人们徜徉在送别文化和送别意境中。


柳永的《雨霖铃》中 ,有“都门帐饮无绪,留恋处,兰舟催发”的名句,都门帐饮就是在京师城外搭帐篷设宴送行,从柳永的这首词中,依然能看见在宋代,无论是士大夫阶层,还是市民阶层,对饯行都很重视。饯行习俗在社会各阶层深入人心。


宋代的文人雅士在接风酒宴上作词的习俗蔚然成风,也就是所谓的文人士大夫的“雅集”活动。

因为写过“红杏枝头春意闹”,而被人们送上雅号“红杏尚书”的宋代词人宋祁,在这首《玉楼春》里就写到:“为君持酒劝斜阳,且向花间留晚照。”也是劝朋友饮酒的词作。


晏殊还写过一首非常有名的《浪淘沙近》,其中也写到了欢宴的场景,原词如下:


少年不管。流光如箭。因循不觉韶光换。至如今,始惜月满、花满、酒满。扁舟欲解垂杨岸。尚同欢宴。日斜歌阕将分散。倚兰桡,望水远、天远、人远。


这首词就是宋祁在接风宴席上填成的, 主人正是刘敞(宋仁宗时期的名臣、文学家)他设宴为出使而归的宋祁接风,刘敞先作了一首《踏莎行》,以增添宴席的欢庆气氛, 宋祁即席作成《浪淘沙近》,和主人酬唱,一下子就将宴会的气氛推向高潮。


(三)宋词中有关节日饮酒的习俗酒可以增加节日的气氛,让节日更加有仪式感。就在某种程度上来说,是节日里不可或缺的,不管是普通老百姓的一杯浊酒,亦或是富贵人家的美酒,在节日里开怀畅饮一杯,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。酒是节日的基本配置,节日里饮酒俨然是一种约定俗成的事情。


当然,这一习俗在宋代也被完整的传承,还有所发展。据孟元老《东京梦华录》的记载,北宋的节日就达17种之多, 主要集中在元日、元宵、立春、上巳、寒食、清明、端午、七夕、中秋、重阳等几大节日。


在这些节日里,人们都有饮酒相庆的习俗,并且在不同的节日饮用不同种类的酒,如人们在元旦多饮屠苏酒,端午饮菖蒲酒,重阳饮菊花酒,已成定俗。


一代词人李清照多次描写了节日饮酒的习俗,在《永遇乐》一词中,李清照就描写了南渡前后元宵节的境况:


落日熔金,暮云合璧,人在何处。染柳烟浓,吹梅笛怨,春意知几许。元宵佳节,融和天气,次第岂无风雨。来相召、香车宝马,谢他酒朋诗侣。中州盛日,闺门多暇,记得偏重三五。铺翠冠儿,捻金雪柳,簇带争济楚。如今憔悴,风鬟霜鬓,怕见夜间出去。不如向、帘儿底下,听人笑语。


“中州”指北宋都城汴京,即今河南省开封市;“三五”,指正月十五日,即元宵节。词李清照这首词的记载中可见北宋元宵节的繁华与热闹场景。


据《大宋宣和遗事》记载:元宵节从腊月初一就开始有了节日的氛围,尤其是词中描写的汴梁城,到处是火树银花,各种节日的彩灯竞相点燃,这样的活动一直会持续到到正月十六日,真是一派“家家灯火,处处管弦”的景象。


其中提到宣和六年正月十四日夜的景象:“京师民有似云浪,尽头上带着玉梅、雪柳、闹蛾儿,直到鳌山看灯。”据孟元老《东京梦华录》“正月十六日”一条也有类似的记载。


这首词里的“铺翠冠儿,捻金雪柳,簇带争济楚”,写的正是作者当年同闺中好友盛装出游、逛街赏灯的欢愉情景。而酒则成了节日里必不可少的点缀,“酒朋诗侣”就是词人提到的在元宵节里与诗与酒有关的记载。

李清照在《醉花阴》里写道的“佳节又重阳,玉枕纱橱,半夜凉初透。东篱把酒黄昏后, 有暗香盈袖” ,则是重阳节里饮酒的习俗。


苏轼在《水调歌头》序中写道“丙辰中秋,欢饮达旦,大醉。作此篇,兼怀子由”, 这首蜚声词坛的名篇第一句就是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”。而且词人描写的正是中秋佳节饮酒的场景,在中秋佳节里,自己的亲人不在身边,苏轼将自己浓浓的思念寄托在这一杯酒中。

在宋代除了在传统的重要节日饮酒外,春暖花开之日,多外出游春饮酒。


柳永的《破阵乐》描写的就是汴梁城的人们在春天里赏春饮酒娱乐的盛况,这一天了上至皇室王公贵族,下至普通老百姓都会开怀畅饮,以各种方式享受春天带来的美好,柳永在词作下片重点描绘了人们饮酒、游玩的场景:


时见。凤辇宸游,鸾觞禊饮,临翠水、开镐宴。两两轻舠飞画楫,竞夺锦标霞烂。罄欢娱,歌鱼藻,徘徊宛转。别有盈盈游女,各委明珠,争收翠羽,相将归远。渐觉云海沈沈,洞天日晚。

禊饮,临水饮宴,古俗三月上旬巳日临水野宴。这也是一个由来已久的传统习俗,这样的饮宴活动当然少不了美酒的侑佐,无疑更增添了饮宴的欢愉。


北宋承平时期,每年农历三月三这一天,皇城内的金明池、琼林苑是向汴梁城的民众开放的,君民同业。这一天宫廷表演的许多水上节目如赛龙舟等比赛项目,百姓都可以看到。《东京梦华录》记载“三月三日,开金明池,琼林苑”,“驾幸临水殿,观争标赐宴”。


(四)酒楼的兴起也促进了宋代的酒文化由于宋代经济高度发展,宋朝官方对酒采取支持的态度,因为这样可以借助借征收酒税以充实国库,所以没有出台诸如禁酒令这样的规定,所以宋代的饮酒之风也是很流行的。


所以在这样的社会氛围中,除了士大夫阶层外,市民饮酒之风也兴盛起来,各种酒肆在城乡普遍设立,有的简朴随意,有的壮丽豪华,两三层的酒楼临街屹立也是宋代才有的事。


柳永《歌半乐》中“望中酒旆闪闪,一簇烟村,数行霜树”是江南渔村的酒肆;刘克庄《沁园春·梦浮若》“何处相逢,登宝钗楼,访铜雀台”中的宝钗楼,陆游《剑南诗稿》中自注“宝钗楼,咸阳旗亭也”。旗亭,即酒楼。


在南宋末年词人蒋捷的《女冠子·元夕》中,对宝钗楼有更为详细的描述“春风飞到,宝钗楼上,一片笙箫,琉璃光射”。


在当时夜市也是相当发达的,“酒楼歌馆,直至四鼓后方静。而五鼓朝马方动,其有趁卖早市者,复起开张。无论四时皆然”,酒楼歌馆通宵达旦地营业,像极了现在24小时营业的酒店,这更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北宋经济的发展状况。


宋代名酒有官酿作坊和民间酒户酿制,见于文献的有凤州酒、长生酒、黄酒、蜒酒、椒花酒、蜜酒、花露酒、六客堂、爱山堂、思政堂、冰堂酒等等。


宋代史浩《次韵何国博春日隔年》一词中,写道的:“香催元日椒花酒,星点千家爆竹烟。”,说的就是在元日这一天饮用的名字叫椒花酒的一种酒。


陆游的《钗头凤》一词中,写到“红酥手,黄縢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”,黄縢酒即黄封酒,是当时有官方的酒窖酿制的一种美酒。


南宋著名的藏书家、注解过苏轼诗集的施元之对黄封酒的注解是:“京师官法酒,以黄纸或黄罗绢封瓶口,名黄封酒”。


李清照《念奴娇》词中有“险韵诗成,扶头酒醒,别是闲滋味”。词中“扶头酒醉”的“扶头”,就是一种流行于北宋的酒,扶头酒因酒性浓烈、使人易醉而得名。


在李清照另一首词《行香子》中,她写道“薄衣初试,绿蚁新尝,渐一番风,一番雨,一番凉”。这几句中提到的“绿蚁”也是一种酒名。绿蚁酒就是新酿的米酒,表面漂浮着一层泡沫,微现绿色,细如蚁,人们给这种酒起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“绿蚁”。


宋代名酒还有相当一部分出自文人之手,如苏轼所酿的万家春、蜜酒、罗浮春酒。在苏轼的一首《浣溪沙》序中有“余近酿酒,名万家春,盖岭南万户酒也”,词中写道:


玉粉轻黄千岁药,雪花浮动万家春。醉归江路野梅新。


苏轼在词中就写出了自己欢饮“万家春”美酒,并因此大醉的经历。

宋词中有大量的词,描写了各阶层、各年龄段以及在繁华、落魄、贬谪、流寓岁月中的宋人的酒态,饮酒者鲜明的个性和心态也被细心的词人摄取到词章中。


(一)文人士大夫的酒态 柳永在《望海潮》中“乘醉听箫鼓,饮赏烟霞”,《凤栖梧》中的“拟把疏狂图一醉。对酒当歌,强乐还无味”。描写的正是文人的酒态。


而苏轼的《西江月》“野照弥弥浅浪,横空隐隐层霄。障泥未解玉骢娇。我欲醉眠芳草。可惜一溪明月,莫教踏碎琼瑶。解鞍欹枕绿杨桥。杜鹃 一声春晓”,却是被贬后释然的酒态。

有些文人对进入仕途的兴趣不是很高,“诗千首,酒万觞。几曾着眼看侯王。玉楼金阕慵归去,且插梅花醉洛阳”( 《鹧鸪天·西都作》) ,写尽朱敦儒傲视权贵、不愿在朝的思想。


文人大都多愁善感,伤春是个永恒的主题,从张先《天仙子》中的“水调数声持酒听。午醉醒来愁未醒。送春春去几时回,临晚镜,伤流景”的自白,到晏几道《临江仙》中的“梦后楼台高锁,酒醒帘幕低垂,去年春恨却来时。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”,描写的却都是怅然若失酒态。


但文人靖康之难前后的酒是有截然不同的滋味。同是写饮酒,李清照从“常记溪亭日暮。沈醉不知归路。行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。争渡、争渡、惊起一滩鸥鹭”的欢乐,到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。乍暖还寒时候,最难将息。三杯两盏淡酒,怎敌他、晚来风急” ,已有历经战乱后的凄苦沦落之愁。


(二)豪放的酒态在苏轼最早的一首的豪放词《江城子·密州出猎》中,他写道“酒酣胸胆尚开张,鬓微霜,又何妨!持节云中,何日遣冯唐?会挽雕弓如满月,西北望,射天狼。”


这是苏轼酒后所做的一首词,他利用巧妙的艺术构思,把记叙出猎的笔锋一转,自然地表现出了他志在保家卫国的豪情壮志和英雄气概。


词作将叙事、言志、用典融为一体,调动各种艺术手段形成豪放风格,多角度、多层次地从行动和心理上表现了词人志在千里的英风与豪气。


自是壮志凌云。但南宋偏安半壁江山,有志者因收复失地的宏图大业无法实现,多有借酒消愁之举。


同为豪放派的代表人物辛弃疾从举义旗投身抗金的战役到引退乡居,几起几落,曾寄希望于朝廷能积极备战、恢复中原,但收复中原的宏图大业始终无法实现,他更多地将这种情怀寄寓在酒中,在他的两首与酒有关的词中反映的淋漓尽致。


在 《破阵子·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》中,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。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翻塞外声,沙场秋点兵”的豪迈。


在《西江月·遣兴》“醉里且贪欢笑,要愁那得工夫。近来始觉古人书,信著全无是处。昨夜松边醉倒,问松我醉何如。只疑松动要来扶,以手推松曰去。”


词人是无法排解内心的苦闷和忧愁,姑且想借酒醉后的笑闹来忘却忧愁,辛弃疾寄托于酒中的这种无奈的情怀,让人让人为之动容。


(三)歌女的酒态苏轼有一首《浣溪沙》,是这样写的:

万顷风涛不记苏。雪晴江上麦千车。但令人饱我愁无。翠袖倚风萦柳絮,绛唇得酒烂樱珠。尊前呵手镊霜须。


其中的“翠袖倚风萦柳絮。绛唇得酒烂樱珠”两句,是对歌女的描写,歌女的翠袖柳絮般洁白、轻盈的雪花萦绕中曳,她那红润的嘴唇酒后更加鲜艳,就像熟透了的樱桃。这两句写尽青春歌女的美好形象。


晏殊的《山亭柳·赠歌者》,是他赠给一位歌女的词:


家住西秦。赌博艺随身。花柳上、斗尖新。偶学念奴声调,有时高遏行云。蜀锦缠头无数,不负辛勤。 数年来往咸京道,残杯冷炙漫消魂。衷肠事、托何人。若有知音见采,不辞遍唱阳春。一曲当筵落泪,重掩罗巾。


上片描写红歌女年轻时的盛况,,下片描写歌女年老色衰后所遭逢的冷遇,沦落天涯的情形,同时也抒发词人对这位歌女的无限同情。


从词章的风格来说,也一反晏殊以往的雍容华贵、闲雅圆融的词风,而是以激越悲凉的形式表现出了一位歌女的往昔形象,这是词人罢相后到地方任职时期的一首词作,词作描写也与词人当时的境遇有关。


我个人觉得晏殊的这首词在情境上像极了唐代诗人《白居易》中对歌女的形象。


(四)少年时代豪侠任气的酒态“凡有井水处,即能歌柳词”,说到宋词,怎么能少得了柳永的歌词呢?他在蜚声词坛的词作《戚氏》里写道:“帝里风光好, 当年少日, 暮宴朝欢。况有狂朋怪侣, 遇当歌, 对酒竞留连”


词作写的是柳永少年时驻留汴梁, 而《戚氏》所描写的少年时代的酒态,是他对当年留连歌酒的回忆。


少年是有梦想的时代,是豪气冲天的时代,贺铸在《六州歌头》的上片中写道:


少年侠气,交结五都雄。肝胆洞,毛发耸。立谈中,死生同。一诺千金重。推翘勇,矜豪纵。轻盖拥,联飞鞚,斗城东。轰饮酒垆,春色浮寒瓮,吸海垂虹。闲呼鹰嗾犬,白羽摘雕弓,狡穴俄空。乐匆匆。


这首词是贺铸是回忆青少年时期在京城的任侠生活,描写了一群有梦想有豪情的少年聚在酒店狂饮的情景。贺铸这首词塑造的游侠壮士形象,在唐诗中屡见不鲜,但在宋词中则是前所未有的。

贺铸的这首词第一次出现了一个思欲报国而请缨无路的侠士形象,是宋词中最早出现的真正称得上充满豪情壮志的的爱国词作,起到了上继苏词、下启南宋爱国词的过渡作用。


总结:

作为与唐诗相映成辉的宋词,作为一代文学的宋词,切切实实地反映了宋代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,尤其与酒文化的发展有着不解之缘。


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概括宋词与酒文化之间的关系,那么晏殊《浣溪纱》中所写的“一曲新词酒一杯”,就恰如其分地表达了两者的关系。



公众号底图(确定)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