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轼与酒: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

发表时间:2020-10-19 14:26作者:环球佳酿来源:环球佳酿网址:https://www.sohu.com/a/324046065_100160761

1019苏轼.jpg


李白曾说,“古来圣贤皆寂寞,惟有饮者留其名。”古时饮酒必作诗,酒后之作能名传千古的人也很多,著名的有李白,白居易,李清照,但说到爱酒且懂酒,我们始终绕不过这个名字:苏东坡。


苏轼爱酒爱到“痴”的境界,三百多首词作中,酒出现了九十多次,他的名篇《念奴娇·大江东去》、《赤壁赋》、《水调歌头·明月几时有》都是酒后之作,酒给了他文思与灵感,又溶入他的愁肠,化作一首首瑰丽的诗篇。


“使我有名全是酒,从他作病且忘忧”,可以看出苏轼与酒的缘分之深,他对酒的喜爱之诚。


林语堂所著的《苏东坡传》中评价苏轼是:“一个无可救药的乐天派,造酒试验家,酒仙。”


宋朝词人叶梦得编的《避暑录话》中记载,“苏子瞻在黄州作蜜酒,饮者辄暴下。其后在惠州作桂酒,尝问其二子迈、过,亦一试而止。”


苏轼因“乌台诗案”被捕,后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。虽然没什么实权,好歹还有命。苏轼天性乐观洒脱,觉得黄州没有朝中的波谲云诡,倒也清净。于是他没事就酿起酒来。结果,喝了他的酒的人立马就坏了肚子,抢着往厕所跑。后来,他几起几落,又贬到了惠州,还不改喜欢造酒的爱好,酿了桂酒并让两个儿子品尝,苏迈、苏过逃不掉,也只能浅尝辄止。


他酿了蜜酒还写了《蜜酒歌》一诗,并在《东坡志林》中记录过酿造方法。桂酒也有《桂酒颂》,他酿酒还作记录,写总结,《东坡酒经》仅数百余言,却包含了制曲、用料、用曲、投料、原料出酒率、酿造时间等内容。


苏轼书法、绘画、词作都是宋朝一流,还是宋朝四大书法家“苏黄米蔡”之首。他写字绘画前都必须饮酒,曾说“吾酒后乘兴作数十字,觉气拂拂从十指中出也。”


在作词方面,酒也是经常出现的字眼。苏轼本就洒脱豁达,酒后的诗作很少有悲戚苦闷的情绪,而是胸襟开阔,大气磅礴。


“生前富贵,死后文章,百年瞬息万事忙,不如眼前一醉是非忧乐两都忘。”


若说起人生多艰,苏轼怕是最有资格,但他注定不是伤春悲秋的性格,即使在多次贬谪,壮志难酬之下,依然有一个有趣的灵魂。林语堂评价道:提起苏东坡,中国人总会亲切而温暖的会心一笑。


苏轼的品格,都藏在他的诗里:


豁达:竹杖芒鞋轻胜马,一蓑烟雨任平生。

浪漫: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余生。

超然: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。

豪迈:谈笑间,樯橹灰飞烟灭。

洒脱: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


我们喜爱的,不就是这个即使世界以痛吻我,我亦回报以歌,热爱生活,活泼可爱的苏东坡吗?


苏东坡爱酒,但并不沉溺于酒,他很少醉的像李白一样“长安市上酒家眠”。在他的诗文中,也甚少借酒浇愁的内容,更多的是对生活的赞美和祝福。《虞美人》就是最好的例子:“持杯遥劝天边月,愿月圆无缺。持杯复更劝花枝,且愿花枝长在,莫离坡。持杯月下花前醉,休问荣枯事,此欢能有几人知,对酒逢花不饮,待何时?”


苏东坡酒量其实不大,但非常喜欢饮酒,更喜欢客人举杯饮酒。他在晚年所写的《书东臬子传后》中有一段自叙:


“予饮酒终日,不过五合,天下之不能饮,无在予下者,然喜人饮酒,见客举杯徐引,则余胸中为之浩浩焉,落落焉,酣适之味,乃过于客,闲居未尝一日无客,客至则未尝不置酒,天下之好饮,亦无在予上者。”相比于豪饮,他更善于玩味酒的意趣。


苏轼喝酒懂得适可而止,他是理智的、儒雅的,定盏定量,绝不会忘乎所以。因为他酒量极小的,往往一杯酒下肚,就已经是酒意浓浓,醉眼朦胧了。


古人喜欢“以文会友”,文会上更少不了酒宴,聚会必有酒。苏东坡生在四川,但早年就已经名震京师,每次文会基本都是C位,无数文人才子喜欢找他切磋诗词,饮酒作乐。


但苏轼酒量太小了,难以应付,便公开向同僚朋友宣布自己因“少年多病”,所以养成“怯杯觞”的习惯,从来都是“饮酒不尽器”。虽然他“老来方知此味长”,但也是始终坚持不肯多饮的,只求半酣,不求一醉,即使“三年黄州城”,也不过“饮酒但饮湿”。


1019苏轼-1.jpg


《竹院品古》图,“明四家”之一仇英之作,描绘了苏轼、米芾等文人聚会品古的场面。不过虽然他喝不了太多,在那些“人生到处萍漂泊”的岁月里,也是不可一日无酒的,酒就像“扫愁帚”,一点一点的扫去他心里的灰尘阴影,还他一片“也无风雨也无晴”的心灵净土。


据说每一个爱酒的人,都有一个孤独而自由的灵魂。如果你有幸遇到另一个纯粹的酒友,别忘了和他分享最爱的酒,分享不同的人生际遇,开始一段新的愉快旅程。



公众号底图(确定)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