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的仪式感:以礼而成

发表时间:2020-10-21 10:33作者:褚马会来源:褚马会网址:https://dy.163.com/article/EBU26N0D05381BS5.html

1021.png


记得周星驰的《国产凌凌漆》中有这么一个场景:凌乱的街市上,猪肉摊边,饰演猪肉贩子的周星驰优雅地举起一杯酒。这个无厘头的场景,却不明所以地有点触动人心。仔细思忖才豁然开朗:原来拨动人们心弦的,是在周遭一片吵杂熙攘中,他自有的一份矜持——这一刻,他成就了这一杯酒的仪式感。

  

人们为什么爱酒?爱酒的香与味、酿艺之精妙?还是爱它的文化和历史,与交叠其中的人生百态?有人说,酒是将士醉卧沙场的豪气,是“酒醒只在花前坐, 酒后还来花下眠”的洒脱,是“忽觉佳酿醉春花, 一颦一笑添红霞”的缱绻,抑或是人与人之间缘分的媒介,和朝九晚五生活的兴奋剂……一千种人,就会有一千种回答。但当我们如电影中那个肉贩子一样,过滤了周遭的喧闹与繁华后,酒又是什么?

  

《诗经·周颂·丰年》中记:“为酒为醴,烝畀祖妣;以洽百礼,降福孔皆。”描述了周朝以谷物酿酒敬奉先祖以祈福祉的祭祀仪式。“礼”字最初为“豊”,而“醴”一字,则既体现了与祭祀的关系,又体现了与酒的关系。可见“酒之初,礼之用”,乃是白酒最早的文化源起,也是酒仪式感的源起。


说到仪式感,在法国童话《小王子》中,狐狸对小王子说过这样一句话:


“你下午四点钟来,那么从三点钟起,我就开始感到幸福。时间越临近,我就越感到幸福。但是,如果你随便什么时候来,我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该准备好我的心情……应当有一定的仪式。”


其实,仪式,就是使某一天与其他日子不同,使某一刻与其他时刻不同。


一粒粮食,需经过酿酒匠人的精雕细琢,与时间的层层演绎,才能转化成为好酒;一件精美绝伦的酒器背后,乃是古人“酒以礼成,藏礼于器”的智慧与用心,以及对于酒礼规制的敬意和坚守。

  

传统的饮酒礼仪,分为“拜”、“祭”、“啐”、“卒爵”四步。


“拜”指的是饮酒前做出的“拜”的动作,一般行于主与宾、或宾与宾之间,相互对拜以表尊重;

“祭”指喝酒前,将杯中酒液倒出一些在地面,以谢大地生养之恩;

“啐”指品尝酒味并加以赞赏,以博主兴;

“卒爵”则是指最后仰杯而尽。普通敬酒以三杯为度。


《礼记·玉藻》中有云:“君子之饮酒也,受一爵而色洒如也,二爵而言言斯,礼已三爵而油油以退。”一杯神色恭敬,二杯温文有礼,三杯心情愉快而知进退。筵席上的礼节分寸,如此体现尽致。

  

所以,追古扶今,我们不妨重拾这些礼仪和敬重,在“礼”与“乐”被淡忘的时代里,更当凭借一种仪式感,使饮酒再度成为一项礼仪性的行为。饮则必礼,非礼勿饮。酒,远不该是时下所“局限”和“沦落”而成的行欢作乐、交际应酬、抒发情感、品鉴把玩的液体。


私以为,酒文化不是概念,而仪式感更不是卖弄,它体现的是一种以尊重为核心的民族涵养,是人与人、人与天地、人与生活的深刻羁绊,通过酒的仪式而涌现出的一种真挚的情感和记忆。


借用这种仪式,让我们更加懂得,生活除了柴米油盐,还有无数意义非凡的时刻,要交给时间去陈酿。



公众号底图(确定).jpg